会员登录
账号
密码
当前位置:首页 >>

开张天岸马 奇逸境中龙—— 郝树民先生画马特色臆断

 发布:2014-5-27  点击:838

 

 

 

 

 

作者艺术简介:

骊海,原名郝树民,1948年生,西安市人。他自幼酷爱书法和绘画,曾在西安美术学院、中央美术学院进修,接受名师指导。他坚持临摹名帖、名画,经40余年勤学苦练,反复琢磨,不断进取,汲碑帖之灵气,采名家之神韵,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。
在画马技法上,骊海继承了徐悲鸿大师的风格并有创新,以世界名贵骏马汗血宝马最为典范,对单马、群马的个性、特点、姿态等熟谙于胸,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夸张、组合,创作了“马中龙”系列大作。其作品运笔奔放、苍劲老道,运用了中西结合手法,法度严谨,自出新意,妙趣横生。“马中龙”系列大作已蜚声海内外,成为高层收藏和拍卖瑰宝,其艺术收藏价值日益提高。
骊海现任中外交流书画院院士,中国华夏源脉书画研究院院长,中国西安大唐书院副院长,中国陕西书画家协会理事。
 

 

 

 郝树民先生是人们高度关注的陕西少有的画马人。他的马画,在写实尚意的氛围中生成一种图腾,游离出人们的视角面而进入了大自然的意境。


    它是拂云的天驹,它是浪尖的骄龙,它是气豪的疾雷,它是踏难的铁蹄,它是奋进的奔腾。于自强不息的精神向前向上奔拢,羽化为一匹从历史走向未来的无比气神,驮负着一种承民族使命大任的经典造型。


    因为如此的观感,人们真的忘了他的真名郝树民,都叫他“马老师”了。

 

在内蒙参展之间与当地领导进行讲解


    我是不经意地看到了郝树民先生的多幅画作,亲历了他多次作画的过程。往来就此开始,交流多了成相知。真感慨他几十年如一日,执着极少有人画马的这一极具难度的动态画艺,很震撼他画马的功绩和影响,不由我抽时间浅写下这篇几点不成熟的感受。


    书画爱好的痴马人。郝先生从小爱书画,又偏爱马,两爱相结就给自己定位画马不变到如今。他爱马于痴,示马如己,为了两爱,他农耕与马结伴,当兵与马为伍。
 

    他喜欢马的豪情奔放,沉醉马的洒脱伟岸,迷恋马的秉性风骨,追求马的神韵境界。他观马、赏马、画马,几a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细察、拍照和写生上。

 

 


    为此,农舍、道路、田间、草原和赛马场,几乎无不呈现他的身影,家里和办公室摆挂满了有关马的画册、画稿和书籍。

 
    众采名家的个性化。郝树民生长、工作在骊山下,从中国美术史上浏览历代以马为题材的名家杰作,追古汉代的“浴马图”,霍去病的“马踏匈奴”石雕和唐代的“八骏图”、“六骏图”等。说不清把兵马俑博物馆里的陶马俑观研了多少次,溯源剖析古代马的构架、进化和神韵。


    郝先生曾进修于西安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,深受名师教授的专导。数十次于徐悲鸿纪念馆,近习徐悲鸿大师的技法和奔马图,多次拜请徐悲鸿的关门弟子韦江凡老师力教,蓄意陕西画马名家张仪潜和陈宏等老师,以马为本,立马修行。吸名画之灵气、采名家之专长,对单马、双马和群马的个性、变性、特点和姿态等了如指掌。

 

 


    郝先生尤以世界名贵骏马“汗血宝马”为自己的画典,是承汉武帝“一代天骄”,成吉思汗“胯下坐骑”,史传“马踏飞燕”,阿哈尔徒称为“盛装舞步的金马”,我国从土库曼斯坦进口、立为“国宝”的至高,可见可感定位不群、个性不凡。


    正如李守玉诗人所感:“天马行空矫若龙,追风驰电彩云中;银蹄一奋三千里,昂首前程日正东”。、


    奇妙有变的外在形。郝先生铺纸于案,握笔在手,凝神定气,胸怀成图,据不同对象的个性、环境和要求,自然运笔于水墨之间,独具风姿,各自神态的马跃然纸上,或驰骋,或回望,或鸣嘶,一幅惊动于人、奇妙有变的外在形马就悄然到场。


   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松敏感言:“郝老师作画传其神入其画,观之令人心旷神怡,及处佳境,昔知徐悲鸿作马若神,今见郝老师如此真功感佩难已”。


    丰富多彩的对比感。有位画家评“虎与马的画法”时说,如论工笔画、写意画,大写意、小写意和波墨,画马比画虎难。

 

 


    郝先生画马的简练笔墨和准确布局,浓淡层次和阴阳分割,画出了匹匹骏马千姿百态的动势、剽悍飞扬的神采和万里奔腾的大气。技法上好比徐悲鸿大师的得意门生伊瘦一样,挥毫天成,马的俊美、飘逸、气势和神态无一不对比地跃然纸上。


    这常使人联想到新疆伊犁河畔维吾尔族姑娘的坐骑,象火炭红一样的骏马飞扬在大草原,人们没有看美丽姑娘的脸,而是眼睛追视着骏马忘乎所以,真应古诗云:“瘦骨骁腾绝世无,西极飞来龙八尺”。


    雄浑豪放的整体势。著名编导张保桐先生给郝树民老师马画的诗论恰到好处:“九骏齐飞腾,似与龙同行;踏得白云滚,惊起八面风”。


    郝先生独树起了个性化的马如行龙、龙图似马的“马中龙”系列大品牌,是把汗血宝马定到了至一尽致,画到了难得绝妙,展到了整体气势。


    其单幅组合傲为大品牌系有过之而当今难匹。这就是雄浑豪放的整体气势的极端所创,纯熟技法的运用自如。

 

 


    郝先生数十年如一日的痴马画马情结,给自己著就了马的拼搏奋进精神,给自己修成了马的天性固有情操,给自己炼达了马画自成独卓的风格。其画作遍及全国多地,走出国门,获得了难能的荣誉和身职,屹立在了中国画鞍马科的一端。


    每当回首品味郝树民先生的画作时,那种视角和精神的双重冲击,震撼着我钦敬有加,灵感启结:


    从来丹青本相通,首是精神次在功。


    悟得龙马腕下趣,自然纸上有灵动。